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 政策解读

媒体聚焦

延迟退休的利弊之争

来源:admin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16-03-02 16:11:32

来源:国际金融报

编者按:

  关于延长退休年龄的争论未曾消停过,而退休年龄如何确定,已成为世界各国面临的一道难题。

  10月1日起,上海开始施行“柔性退休”尝试:各类企业人才在自愿协商的前提下,可以延迟申办养老保险金。这部分人主要指具有专业资格的人,在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可将申领基本养老金的年龄推后几年(男性至65岁、女性至60岁)。此政策一出,质疑声一片。

  在业内专家看来,勿搞“一刀切”的延长退休年龄已具备共识,这点和上海的“柔性退休”不谋而合,但如何使退休机制更具“弹性”,如何在延长退休年龄的潮流趋势中满足最多人的利益,的确值得思索。  

  现状

  大量劳动者“不买账”

  有关延迟退休的争论再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日前,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台了《关于本市企业各类人才柔性延迟办理申领基本养老金手续的试行意见》,这让参加城镇养老保险的企业职工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可以“柔性推迟”。

  一石激起几层浪。在部分人肯定相关政策的同时,更多人却将此联系到了“上海是全国最早进入老龄型社会的城市”的事实,进而又联想到了百亿元左右的社会养老保障金的缺口。对此,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鲍淡如日前否认了“因养老基金压力试行延迟申领养老金”的说法。

  《人民日报》日前的评论则鲜明地指出,“延领养老金≠延迟退休,别误读了上海的新政策。”该评论同时指出,“上海的探索精神值得肯定。不过,即使只是延领养老金,恐怕仍需考虑得更周全些。”

  事实上,有关延迟退休的问题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提出,而今年,更是在全国范围展开了激烈的讨论。9月10日,国新办发布了《中国的人力资源状况》白皮书,其中,“2035年,我国两名纳税人将供养一名养老金领取者”的说法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当时,人社部官员还表示,“是否延长退休年龄还在研究,需综合考虑人口结构和就业情况。”

  对于这项议案,拥护者和反对者都给出了自己的理由。而根据媒体报道,事业单位、政府机关等相关人员均表示支持延迟退休,认为可以继续在其工作岗位上发挥潜能;但诸多体力工作者却表达了反对,甚至有声音认为,这或将成为既得利益者继续获取财富的工具。另据某网站的一项网络调查显示,有超过90%的受调查者反对延迟退休,支持者则仅占10%左右。

  相关专家则认为,确实应该研究延迟退休年龄的问题,以应对“人口红利”的消失,并减轻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压力。

  面对种种非议,人社部最终在上个月对外作出了“目前不会调整退休年龄”的明确表态,这才暂时打消了人们的种种猜测。但在双向选择中的养老金压力及就业压力下,如何作出正确的决断,或许仍是相关部门值得思考的问题。

  利弊

  延迟退休各有利弊

  目前,我国公民的退休年龄是男职工年满60周岁,女干部年满55周岁,女工人年满50周岁。特殊工种男性年满55周岁、女性年满45周岁退休。而在欧美国家普遍的退休年龄都为65岁,美国为67岁,日本为男65岁,女60岁。随着生活水平的进步,人们的寿命不断提高,所以延迟退休年龄是必然趋势,但关于延迟退休的利弊之争还在持续发酵。

  崔新生(中国价值指数首席研究员):延迟退休的利弊共存。好处在于可缓解我国日益庞大的养老金压力,更大程度发挥老一代人在企业中的经验作用;坏处同样存在,比如挤占年轻人的生存空间乃至造成社会就业压力,同时,这让一部分利益集团更加得益,而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却难得益,造成不公。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不能完全照搬国外经验。因为我国与其他国家在产业结构、人口压力等方面都情况不同。此外,延退也不能从根本上缓解我国养老金压力。

  孙立坚(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从积极意义上看,首先,延退确实可以缓解养老金压力,进而缓解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毕竟,在金融危机尚未完全结束及土地财政政策备受质疑的情况下,国家相关部门及地方政府仍需要将大量的精力花在交易、基础设施建设、城镇化建设等诸多方面,而延退省下来的资金可以用在这些方面。其次,相关企业的延退人员将继续为企业提高效率,并让企业继续充满竞争力。

  从负面效应上看,这或将导致企业活力大打折扣,并限制年轻一代人才的发挥空间,进而不利于企业的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

  宋颂兴(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目前坊间所流传的正反两方面的说法都有道理。缓解社保金压力是事实,但是否为根本性的解决方法还很难说。造成社会不公、加大社会压力等也是事实,但现在并未实施延退政策,相关的说法无从用数据等事实来考证。总之,一旦实施延退措施,是各有利弊。

  实质

  养老金制度“漏洞百出”

  从养老金诞生开始,就伴随着空账。根据最新数据,中国现在的养老金空账大约为1.3万亿元。假若这些人到了60岁还继续工作的话,那么他们不仅不会领取养老金,还会继续缴纳养老金。有专家也算过一笔账,退休年龄每延迟一年,我国养老统筹基金可增长40亿元、减支160亿元,减缓基金缺口约200亿元。然而,在养老金亏空现象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玄机?

  宋颂兴:这是两个社会焦点问题的延伸。首先是中国养老金制度的不健全,行政机构、事业单位、私企雇员的养老金标准并不完全一致,有的甚至存在比较大的差异。其次,这是我国收入分配不公正、收入差距过大等问题的延伸

  崔新生:这其实是我国养老难等诸多社会及经济问题的显现。不可回避的是,我国的养老金、退休金等甚至可以被称为“黑洞”,同时从纵向比较,我国的养老金实际上是处于不断贬值的状态,这才造成了相关缺口。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国的养老金、社保金等增值功能不够,没有充分发挥其投资效益,更没有给我国的退休人员带来相关实惠。

  从更深层次说,这也是我国深化体制改革中所遇到的阵痛之一,短时间或许难以从根本上得到改变。

  孙立坚:这背后无疑存在着我国经济结构方面的争论。与国外不同,中国是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产业结构以制造业为主,这就意味着延退不能充分发挥年轻人的作用。而像欧洲不少国家,其70%以上是以服务业为主,所以,其延退仍能充分让老年人发挥应有的劳动力价值。

  解决

  做大社保基金“面包”

  目前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有约1.69亿。预计2050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将占三成,达31%。更值得注意的是,养老难问题在农村更为严峻,更加无解。目前在农村有8000万至9000万60岁以上农民,新农保推进试点周期过长,难以全面覆盖,一些农村地区80岁以上老人生活相当困难。破解目前的困局已迫在眉睫。

  孙立坚:首先,可以将“面包”做大,让社保基金充分参与资本市场,从中获取相关收益,并达到保值和增值的目的;其次,相关部门要大力打击挪用社保基金的问题,以充分保障普通民众的利益;再次,如果需要延退,可以先让国有企业进行试行,这也是其承担社会责任的一部分;最后,相关部门或可考虑,其中的一部分社保资金由国有企业来分担,以缓解越来越庞大的社保金压力。

  宋颂兴:要做的第一步恰恰是健全我国的养老金制度,或可制定统一的标准,同时要尽量涵盖我国城乡所有的地区,且要解决部分历史遗留下的养老金问题,如在当年没有养老金的时候,部分员工的相关保障是“存”于国有资产中的,这部分人的利益不能忽略。第二步,面对越来越大的社保金压力,我国的国有企业应该主动承担其中的责任,甚至可通过分红来解决相关问题,这也是比较公正的解决方法。解决了这两个步骤,或许才可以考虑我国延迟退休该不该实行的问题。

  值得说明的是,在注重社保金安全稳定的大环境下,我国社保金参与资本市场获得增值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途径。此外,虽然“一刀切”的方式并不好,但想要通过行业和岗位来划分延退人员,暂时还难以实现。

  崔新生:一旦真正在全国实施延迟退休的政策,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解决。首先,要坚持政策的差异化,不能“一刀切”地将所有人都划归到延退范围。具体来说,可以以产业或行业来划分,从不同的岗位着手,制定不同的方法。尤其是,相关办法要细化到公务员和国有事业单位的公职人员,在有可能的情况下,应将其划分到延退范围之外,以避免出现更大的争议。

  其次,就是建立在现行体制之外的相关独立机制,完善养老保障,并给予适当的财政补贴。

  再次,相关部门或可考虑建立“夕阳产业”或适合老年人的岗位,继续发挥可用劳动力资源的效用。

  他山之石

  国外养老制度一瞥

  随着全球人口老龄化的加剧,近几年,一些发达国家正在不断调整和制定退休政策。在探讨中国应该如何完善发展养老制度的时候,我们不妨来看看发达国家是如何实行的。

  发达国家退得晚

  很多国家参考的退休年龄都在60岁到65岁之间。目前,世界各国男性平均退休年龄约为60岁,女性约为58岁。不过,发展中国家的法定退休年龄低于发达国家。

  英国:法定退休年龄为65岁。但为了弥补270亿英镑的巨额养老金账户亏空,英国政府2002年12月17日出台举措:鼓励“老人们”延缓退休时间。新政策称,那些愿意坚持工作到70岁的人们在退休时将获政府一次性2万英镑的“奖励”。今年7月30日,英国政府建议从明年4月起取消65岁退休的规定,拟5年内调高退休年龄至66岁。

  意大利:以前法定退休年龄为妇女60岁,男子65岁。在缴足35年的分摊金后,可在55岁时提前退休,或是在缴足37年的分摊金之后提前退休,不论年龄。今年6月10日,意大利政府宣布,女性公务员退休年龄将向男性公务员看齐,从61岁提高至65岁。 

  法国:在1982年以来,普通退休制的法定退休年龄为60岁。目前也拟将有资格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从目前的60岁提高为62岁,领足额退休金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

  希腊:在工作37年之后可退休。今年2月,希腊政府提出,在未来5年把平均退休年龄由61岁提升至63岁。

  退休金额不固定

  在很多国家,退休职工领取的退休金并没有一个固定额,要视退休年龄、工作年薪和年限、供职岗位等情况的不同。少者,领不到原工资的50%;多者,可以领到原工资的100%以上。 

  美国:政府发放社会福利保障金的最低年龄是全额65岁左右,减额62岁左右,所以许多人都选择在这个岁数前后退休。但是,如果想在退休后过得舒适一些,许多人就会选择推迟退休。

  日本:国民年金是日本养老金制度的基础,20岁以上60岁以下、在日本拥有居住权的所有居民都必须加入。个体经营者、无业人员等每月需缴纳1.33万日元,企业职工和公务员则分别加入包含国民年金在内的厚生年金和共济年金,缴纳金额为收入的17.5%,由职工和雇主各负担一半。

  法国:工龄达到40年以上者退休后,每月可得到相当于原工资70%的退休金。不过,计算退休金的工资是根据年龄,按在职时工资最高的21年至25年的平均值作退休金的基数。

  德国:男性65岁,女性60岁,工龄达到45年的退休者获得全额退休金,即工资的70%。在职德国人每月都要将工资10%上缴国家,同时雇主也要为雇员支付工资10%的退休金基金。

  西班牙:到65岁,要向国家社会保障委员会缴纳退休基金才有权领取退休金,基金必须缴纳15年以上。其中缴纳基金35年以上,可领取全额退休金。

  资金源自专项税金

  纳税人上缴的专项税金是欧美一些国家的基本养老金保障系统的主要资金来源。 

  美国:雇主和雇员各拿出工资收入6.2%的税收,形成专用“社安金”。其中85%用于支付养老金,15%则用来支付残疾金、遗属遗孤抚恤金等其他社会保障基金。

  法国:基本养老金由雇主交8.2%,雇员交6.55%;法国对遗属遗孤补助的资金来源于由雇主按雇员收入的5.4%交纳,作为困难家庭补助金。

  瑞典:将养老金分成两块,一部分是基本养老金收入,另一部分是“养老附加金”,这是瑞典特有的。“养老附加金”据退休前的收入状况和纳税情况而定,工龄越长,工资越高,“养老附加金”积累就越多。 

  法国:法国是世界上公认的实施社会福利比较“慷慨”的国家。一般职工退休后可以领取原工资50%的退休金,公务员则按退休前工资的75%计算。法国法律规定,必须交满160个季度的养老保险金并满65周岁以后申请退休,才能全额按比例享受退休金。法国对一般退休者原工资收入的计算基数是由当事人收入中最佳25年的平均值构成。